李宏塔的大家庭
打印

“七一勋章”获得者李宏塔,于7月14日把“七一勋章”捐赠给了祖父李大钊家乡河北省乐亭县李大钊纪念馆,立即引起轰动效应。这是党风的体现,也是家风的弘扬。从李宏塔身上能看到他父亲李葆华的高风,从李葆华身上能看出李大钊的亮节。

李宏塔是出了名的骑自行车上下班的民政厅长。他父亲在上海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三书记时,全机关四百多干部有好几十部轿车,可是他父亲常常步行上下班。李宏塔不收礼,他父亲也是响应七届二中全会号召从不收礼。有一天,上海市体委副主任杜前来吴兴路李葆华驻地看望老领导,李宏塔弟兄俩正好放学回家。杜前问他俩:“喜欢不喜欢体育?”二人同声回答“喜欢。”问他们喜欢什么体育项目,他们说篮球,排球,足球都喜欢。几天后,杜前寄来了两张足球票。李葆华立即寄去1元4角,因为一张足球票7角。此事华东局机关无人知晓,还是杜前说了,才广为流传。

“文革”后期,李葆华任贵州省委书记。1976年春“四人帮”刮起“批邓右倾翻案风”。李葆华就成了“右倾翻案风”在贵州的“代理人”。1976年4月我与自然博物馆人类学家徐永庆等三人一起去贵州考察与北京猿人齐名的黔西南猿人洞。在贵州饭店等候安排房间时,听传达室里几个人议论:“李书记人好。造反派拉他游街,他穿一身

整整齐齐的中山装,连两粒风紧扣都扣好。”“他不低头,不屈服,也不发火。”“他像游街,更像检阅。”“沿街的人有的喊‘打倒’,有的暗暗流下同情的眼泪。”听着听着,我这个外地人脱口而出插话:“李葆华是青天书记。”他们问:“你了解李书记?”我说:“他60年代初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三书记。我是他部下的部下的部下。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我把足球票的事讲给传达室几位听了以后,又说:“他老伴人品也好。”传达室一位戴帽子的人又问:“你了解他老伴?”我说:“他老伴田映宣是我们机关党委副书记,关心下级,没人称她书记,一律亲切地称他‘田大姐’。”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哪知那戴帽子的不是传达员,是机关汽车队长。不一会他就陪着田大姐来了。田大姐一见面就喊:“小邓,你还是那样!”我十分激动。接着她问了一个又一个她熟悉的上海人当前的处境。我一一作了汇报。她告辞时,送给我3张苗族“五一”节活动的票子,说:“葆华问你好!贵州情况你会知道,不多说了。”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在人民政协报贺兴中记者带领下去看望李,田二位老领导。想不到田大姐让我坐的小沙发是摆在卧室里的,他们没有客厅,是客厅与卧室合一,床铺也很普通。天哪!掌管上万亿资金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如此简朴!

这般纯朴,崇高的家风肯定对李宏塔有影响。不是吗?身为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的李宏塔是清正廉洁的典范。他常常自掏腰包救济一位又一位残疾人,他把他该分到手的房子先让给下级。“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李宏塔三代人身上做到了高度统一。有“平天下”之志者尤其注重“修身”。



下一条:永做边境线上的生命界碑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