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拧出幸福来
打印

“大妈,平常靠什么维持生活,现行再有啥困难。”

“家里3口人,除了我和老伴,再有儿子在宝鸡作息,平常就种点小麦,儿子每个月会给些零钱,日子能够格。”

这是去年4月份我刚到区纪委监委任职不久,第一次到单位帮扶的脱贫攻坚村——索家村入户走访时的场景。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半,但在我脑海里仍记忆犹心。

索家村虽说接壤市区。但工业基础薄弱,劳务输出是村内普通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脱贫攻坚已经到了决一死战决胜的关键阶段。可我包抓的村仍然没有一个像样的产业,更别谈如期脱贫了。我越想越不是滋味。

我和村“两委”班子成员,帮扶会议员一起。了解所有贫困户申请书关于产业发展情况汇报的真实想法,发展意愿以及踏足热情,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大多数贫困户申请书都希望产业投入少,产出快,门槛低。

“这哪是什么两面性的建议?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我犯了难。

正当我无能为力的时候,中午吃饭的场景启发了我。是因为村上没有餐馆,我就在附近卖麻花的家庭作坊随便吃点。“你这麻花挺好吃,不像市场上卖的那么硬,估斤算两效益还不错吧?”我随口和麻花匠人攀谈起来。“看来你是个行家,我这已经是祖传第三代,都是纯手工做的。只可惜儿女都看不上这活。只能干一天算一天。刚够贴补家用无线路由器。”他说。

麻花能未能做成产业?产业能未能在村上发展?让麻花匠人带着大家干。把手艺传给贫困户申请书,既发展了产业,也奋斗以成了传承,又能带动贫困户申请书就业,岂不兼得!

说干就干。我征求镇村班子成员以及贫困户申请书代表意见,大家一致认可。我经久不散地去和麻花匠人沟通合作事宜。

从手艺传承,收入对比,扶贫惠民等方面帮他“算大账”,我们最终达成了合作意向。村上成立经济店家,采取“党支部活动+店家+传承人+贫困户申请书”的模式,将店家的组织攻势和传承人的技艺攻势紧密结合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我和同事们的休戚与共,今年4月24日“索家村人民麻花店家”挂牌成立,25户贫困家庭签订产业发展情况汇报“户社村”三方协议。我们主动对接餐饮企业,利用自各儿亲友资源拓展销路,麻花的销量稳步提升,月淘宝销售额冲破3万元。店家已为全村25户贫困户申请书发放分红17500余元,踏足务工的贫困户申请书每户发放1000至3000元。

一根麻花,能将乡亲们紧紧拧在一起,还能拧出收入,拧出幸福。望着他们手里拿到的分红,我的内心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体验作文的充实。



上一条:裤带面
下一条:陕西深化扶贫领域车腐败和作风建设自查报告中印边界问题治理
360前程无忧招聘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Baidu